【恰面/佐鸣】宛若行走于坚冰3·上

碳酸豆奶:

*国庆你们都是七天假,我却要被苛扣四天用来补课(手动再见)
*挤出时间才码了一半,不出意外的话另一半应该是周五才能写吧………………………………………


-
他们在雨忍村徘徊了好几天,但是都没能打探到那名为“阿飞”的面具男的消息。

面麻无视了在旁边叫嚷着腿走痛的佐助,开始沉思起来。的确,现在掌握的消息真的少之又少,任务单上给的线索无非只有怪异的面具和“阿飞”这个名字罢了。就连雨忍村这个地点都是一个猜测,根本不是百分百确定的线索。

这样看来也许是要无功而返了。
但是。
面麻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

不光是这个任务对象,还有派给他们任务的四代目——也就是他的父亲。

为什么要专门让他和佐助执行任务?一般来说忍者出任务三人小队是最合适的搭配,更何况是这种B级甚至难度系数可能还要升到A级以上的任务——况且这也不是有底气的暗杀,既然要人少不能打草惊蛇,那就应该派遣上忍或者是特别上忍以及暗部才对,那为什么要派两个中忍——特别是其中还有一个吊儿郎当的除了血继限界根本不足为谈的超级大笨蛋。

——爸爸,你果然有所隐瞒吧。



想到这里,波风面麻的心沉了下来。他感觉自己似乎已经抓住了什么关键。
——毕竟爸爸是火影啊,跟我比起来,果然还是村子更重要吧。
——无所谓,反正我……我一直都是独身一人。



面麻转头,佐助已经不再喊疼了,他倒是很有闲情逸致的让老婆婆拿来了两盘番茄沙拉,特别是还能看见周围女孩子们暴露的视线。



自由人吗。
真好啊,佐助。
真好。
你还有追寻自己梦想的资本。而我却已经被枷锁禁锢了全身。





-
我其实很早就知道了,在这个全都是坚冰的世界里,在这个几近绝望的世界里。
有一个人拼了命的想要将我从这里解救出来。
但是我知道自己的存在有多危险。
所以我要保护好这个人。
纵使是一次又一次亲手把他从我的身边推开。




-
和桃地再不斩一战时,在卡卡西、小樱和佐助深陷苦战后面麻才姗姗来迟。
他望向佐助,意料之外的看见了那双独属于宇智波家族的血红的双眼,两个勾玉在打着转。









佐助,你变强了。





波风面麻早就知道,在曾经佐助扑倒他将他从飞向心脏的苦无里解救出来的时候就深刻明白了,对方必定有不断成长,甚至实力超过他的潜质。
宇智波佐助不是个傻瓜,他有天赋——在他担心的向自己咆哮时候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自己的眼瞳已经发生变化的那一刻起,面麻就已经笃定了这一切。









所以他才稍稍放心了下来。
所以他在宇智波佐助为他挡住数十根针的时候完全慌乱了。


波风面麻这辈子都不想再经历一遍同样的事情了,他看似不近人情,但却并非如此——就算同期生都不知晓,但他自己知道。






——我可是个怪物啊!

他无数次的在心里哭喊着、咆哮着。

——为什么偏偏是我!?








明明其他的孩子都会在父母的潜移默化下排斥他,不跟他亲近。正因如此他也没有主动交朋友的习惯。他认为这一切都是徒劳。与其有这个时间倒不如自己好好修行,唯有强硬的实力才能让所有人都闭上嘴。

但这个世界上傻瓜就是太多。


他不知道为什么宇智波佐助总能不厌其烦的接近他,明明自己的脾气是那么的不好,更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话——而且对方根本不缺朋友啊。




第一次,有这样一个人,像是披荆斩棘的骑士,来到了囚禁他的城堡。







“面麻……”
倒在他怀里濒死的宇智波佐助此刻连开口说话都那么苦难,更见不到平日里轻佻的笑容。
“你……只有你……绝对……不许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波风面麻控制不住的暴走了起来,橙色的查克拉从他的身体里爆发,彰显着他强烈的情绪,环绕着他回旋上升——而后悄悄卷走了他眼角的两滴泪珠。

为了抑制这股力量,明明那么努力的修炼,却还是暴走了——现实就是如此残酷的扇了他一巴掌,告诉他你之前做的都是无用功。



到头来你还是只能靠着怪物的力量才能保护好自己的最重要的人。




后来的后来,那个名叫白的少年,和人们口中的鬼人再不斩,再一次给他展现了一个血淋淋的事实。



——忍者到底是什么啊。
——这个世界,是错误的吧。
——为什么,为什么就不能实现真正的和平呢?

面麻紧紧攥住胸口的衣物,只觉得连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

我,该如何是好?







评论
热度 ( 42 )
  1. 洋洋碳酸豆奶 转载了此文字

© 洋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