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面/佐鸣】宛若行走于坚冰2

碳酸豆奶:

*啊要开学了这一年开始就要忙起来了
*也许周更都要变得很困难了吧
*假期结束才知道珍惜才懂得自己有好多脑洞没写………………。








-
我和他始终有一段无法估量的遥远距离。
我能感受到我的身体在逐渐的麻木,失去知觉。
也许现在的我像是一具行尸走肉。
大脑只剩下了“前进”这个信号,促使我一步一步向前迈进。







-
赶了整整一天的路,离雨忍村还有约莫半天的行程。
佐助和面麻在周围也没找到一家旅店能让他们落脚歇息,不过作为忍者这点小小的困难还是能克服的。在高耸的树林围绕下他们选择了露宿。


佐助在周围捡来了些干柴,吐了个小火球成功把火燃起来。然后从背包里拿出饭团和竹水杯,招呼着站在旁边看上去全程围观其实一直在望风的面麻坐下来吃东西恢复体力。

面麻嚼着饭团一声不吭,坐的端端正正。佐助一边喝着水一边打量着面麻,在心里产生“不愧是火影的儿子看上去还真有修养”这样的想法,似乎也忘记了自己也是木叶名门宇智波一族族长的子嗣。




“我吃饱了。”
“面麻需要喝水吗?”
“不了。”

波风面麻又回到最初时站立的位置,看着宇智波佐助收拾好。

“糟了!”
“?”
“忘记带睡袋了……不管怎么说晚上还是会有些冷啊。”
“……那多生几把火就好了吧。”
“但是这样不会有危险吗?”

“怕什么,”面麻嗤之以鼻,“我觉得有我在是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危险的。还是说——”
面麻直勾勾盯着佐助,眼里是不可磨灭的嘲讽。
“花花公子佐助君并没有女孩子传说的那么可靠?”

“切!行行行我知道我从小就什么都不如你但是你这样说也太伤人了!我不可靠最不可靠行了吧!”
佐助有点恼火,把整理好的背包一扔,自己靠着树干:“我睡了!”

“小孩子吵架吗你。”


面麻也懒得和他怄气,他调动全身感官集中注意力监视周遭的动静。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佐助早就已经呼呼大睡。

现在是夏夜,但是在这树木从中夜晚的风吹起来也能让人感到阴嗖嗖的。他看着宇智波佐助一袭短袖光着膀子裸露在这片夜色里,也不知道是什么因素作祟,他脱去了上身唯一一件衣物盖在宇智波佐助的身上,边缘的毛绒很是保暖。








“你是我见过的最可靠的人。”
他轻喃。尾音随着风被吹散。







面麻转身向树林深处走去,此刻仍未有太浓的睡意,他需要小小的活动一下保证身体不会生锈。

他知道自己对力量到底有多么渴望。
很早很早之前,他就知晓自己眼中的世界和那个叫宇智波佐助的人定会是截然不同。
唯有实力才能堵住所有人的嘴。









只有。
不断变强。
爬上木叶、不、整个忍界的巅峰。











-
第七班刚刚成立那会儿,他们就接了个任务。
原定是保护一位叫做达兹纳的大叔前往波之国的C级任务,谁知道竟然意外连连就连任务等级都飙升到B级以上。

在达兹纳家里停留的那段时间,波风面麻曾经有些气急败坏的教训了那个叫做伊纳利的小鬼头。

“像你这种只会缩在角落里当哭包的家伙能有什么实力赶走那群坏人!”
“你难道只愿意当一个只会埋怨的废物吗!!!!”

结果在一旁的热血上忍都一脸震惊的望着面麻,也更别提春野樱和宇智波佐助了。

尤其是宇智波佐助,他印象中,这好像、不,是一定,第一次看见面麻这么愤怒的一面。




面麻看了看眼前的伊纳利,又看了看在一旁吃惊围观的三位吃瓜群众,握紧双拳狠狠砸到一旁的墙壁上,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面麻——!”
宇智波佐助看着他从自己身旁跑过,对方的衣袖自己差一点点就能揪住,但还是从他手上划过。
“卡卡西我去追面麻了!”






也不管白发上忍是否做出态度,宇智波佐助撂下这句话也飞了一样跑了出去。 








“喂……”
白发上忍只能默默在心底留宽面条泪。
所以说为什么你们搞完事就跑啊留我一个孤寡老人就没有一点愧疚心吗?









“可恶!可恶!可恶!”
面麻低声骂道,手上不停的挥拳撞向树干。
“怎么了?突然这么生气?”


宇智波佐助带着一脸担忧朝他走来。

“不用你管。”
在波风面麻想要再次挥拳那一刻,宇智波佐助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扯到自己眼前。

面麻凸起来的指骨都已经被磨蹭出血痕,然而手指的主人却毫不在意也不管不顾的想要再一次进行一番摧残。
“跟我回去擦药。”




“你为什么跟过来。”
面麻语气淡漠,答非所问。



“啊呀呀我也是会心疼你的啊面麻。”宇智波佐助笑了起来,“我不忍心看见你受伤。”
“……”








好温暖。
有什么东西涌进了胸口。




生性别扭的面麻势必不会乖乖跟着佐助回去,他稍稍使了点劲把手抽出来。
“这种小事我可以自己来。你能回去了。”
“不——行——”
对方拖长了声调,毫不犹豫的否决了面麻的提议(或是个命令)。

宇智波佐助直接往后一倒,栽在了柔软的草丛里。他的鼻尖萦绕着植物的清香,就像某个人一样清淡的味道。






“……”
面麻不理会这个老是这样我行我素的人,但刚刚的头脑发热现在正好也冷静下来。




“面麻,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躺在草丛里那个人闭着双眼,远远一看还以为只是在小憩。
宇智波佐助也不指望面麻这个时候能回答他这个问题。这都几年了,他凭着面麻身上那点蛛丝马迹也不能猜到什么。


船到桥头自然直。
他一直这样说服自己,对于波风面麻这样的人,强求是没用的。说不定还会出现什么意外的反效果。





“你不会明白的。佐助。你不明白。”
宇智波佐助猛的睁开了眼,一下子光线涌入瞳孔让他不由得因为刺痛又眯起来,他隐隐约约看到面麻用着一副自己根本没法描述清楚的表情看着他。

明明没有在哭,但是仿佛听见了对方心口的哀恸。






“你只需要做你的自由人就好,这是你的梦想吧?”
“回去吧。在外面太久卡卡西老师和樱都会担心的。”

平淡的说完,面麻的手臂垂到两侧。孤寂再一次绕上他的全身。他朝着达兹纳家的方向回去。









说不定是从这个时候开始。
宇智波佐助注定陷入了一个无法逃脱的漩涡里。

评论
热度 ( 38 )
  1. 洋洋碳酸豆奶 转载了此文字

© 洋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