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面/佐鸣】宛若行走于坚冰1

碳酸豆奶:

*和波波相互割腿肉
*港真恰面粮真的太少了sad
*顺便祝自己生日快乐hhhh
*APP好像艾特不了人qwq







恰面
宛若行走于坚冰


-
他仿佛是行走在永远不会融化的坚冰上。
脚底被冻的生疼,身体都快要僵直。
但他咬牙忍住了。
他知道,在这条没有尽头的路的对岸。
有一个人在等着他。
他那宛若坚冰的心在等着一个人去融化。
他深信,这个人非他莫属。






-
恰面(tv背景,面麻形象来自剧场版9忍者之路)
不是月读的真实存在的平行世界
故事发展没有前因和后果





-
宇智波佐助已经想不起来自己那位竹马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那样。
他还记得在三四岁的时候,也就是小孩子的记忆能力刚刚被挖掘的时间,对方头顶着一头爆炸似的和他颜色相同的黑发,虽然有一些寡言但总能对着自己笑的像阳光一般灿烂。



“佐助——!”
软糯的童音总是乐此不疲的这样喊着他,周身洋溢着任何事物都要为之逊色的气息。





当时的他们都太过幼稚,所以当他们长大了以后,谁又曾能料想到。他们彻底分道扬镳。
再也无法回头。




波风面麻。
如今木叶四代火影的儿子,九尾的人柱力。

事实上这两件简单的真相在十二岁之前他只了解前者——倒不如说是和他同龄的小孩子都只知晓这一件事,后者就像是一个禁句一样被大人们封在嘴边。







-
宇智波佐助依旧在一个清晨中醒来,他的头还残留着前一天晚上宿醉的晕眩,让他差点倒回床上。
他是个有名的花花公子,凭借着宇智波的姓氏和帅气的颜值让他在木叶的女性圈子里混的风声水起,很多女性都不太介意他花心的事实——因为只要这个人拿着一朵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玫瑰对着你扬起笑容,你就再也没办法说出任何拒绝的话语。

然而这又是一个矛盾的人,明明一个月内可以换好几个女朋友,但在交往期间他只会对在那期间的她十分的专一。

宇智波佐助痛苦的揉了揉太阳穴,他这也是不知道第几次发誓和小猫咪出去喝酒的时候一定要掌握好一个度。

他坐在床上仔细回想了一下,今天不出意料的话好像是有个短期任务。搭档是他那位沉默寡言的天才波风面麻。

面麻由于出色的实力和和他不相上下的颜值让他从忍者学校时代就非常受欢迎,为人处事沉着冷静,分析力极强,又刻苦修炼——从小时候开始这个人对他而言就是俗话说的父母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他是宇智波家主的二儿子,生活条件优越,又不用担心继承家主的问题,还有着宇智波代代相传的血迹界限的血液,让他的人生十分自由。他有足够的时间去谈恋爱,尝试不同类型的女生,感受被依靠的感觉。对他而言当上中忍就足够了——当然如果家族需要他当上忍的话他会考虑一下……不过这现在不在他的努力范围之内。

所以他曾不止一次被面麻狠狠吐槽是“好吃懒做的败家子”。



“佐助——!面麻来找你了哦!”

听到母亲美琴的声音从楼下传来,他一边回复着“我知道了”,一边迅速冲进卫生间洗漱,末了还对镜子微笑一下确认自己的魅力依旧只增无减,换好衣服拿起几天前就准备好的任务用背包下了楼。

“面麻!”
宇智波佐助朝着波风面麻挥着手,脸上依旧是那抹让女孩子毫无抵抗力的笑容。

“嗯。”
面麻面无表情的回答道,他裹着厚重的黑色毛绒披风,背后波风的族徽垂下来,然后内里却连一件衬衫都没有;手腕上绑着黑色护腕,腿上也裹着黑红护袜——宇智波佐助为此头疼很多次,他的审美完全接受不了这样的搭配。
但是他又不敢言,对方的战斗力比他高出了太多太多,生怕自己不小心说了什么就会被妥妥的揍飞。


“吃过早餐了吗?要不要进来一块吃一点?”
面麻不知道朝哪里看着,思索了几秒:“算了不用我已经吃过了,你快点吃我在外面等你。”
“这样啊那我们走吧!”
“你不吃早饭了吗?”

“妈妈给我多做了饭团,已经足够了。”
“……”

面麻再一次沉默了下来,但是用不了多久他又开口:“昨天下达任务的时候你不在,火影让我转告你详细情况。”
“说吧说吧,洗耳恭听!”

“B级任务,暗杀照片上的这个人,地点在雨忍村。”说着他给佐助递过去一张照片,上面的男人带着奇怪的面具,螺纹一圈圈绕着最终只在右眼处形成一个空洞,也根本不知道他真面目到底是什么模样,“虽然之前说是个短期任务但是老爸……四代火影说里面有很大的不可控因素,具体是什么还不知道。任务等级可能会上升成A级,同理短期可能会变成长期。”

“呜哇这个意思是说我可以和面麻单独相处很长一段时间?”
“……不想死就闭嘴。”
“好好好我不说了……”



宇智波佐助静了下来,他们沉默的走在路上,好似连风都静止了。

-
宇智波佐助还记得自己当上下忍的时候。

在忍者学校的时候一直吊儿郎当的一副模样,不好好修炼。那个时候他天不怕地不怕觉得只要自己身上流淌着宇智波一族的血液就不会比别人差——结果到了考试的时候也没能开写轮眼,体术不过关,忍术一般般,原本他认为的可以拿来当杀手锏用的幻术却连一丢丢天赋都没有显露。



最终他在毕业27名学生中排名20。
一个足矣让宇智波人颜面尽失的排名。
特别是他还有一个天才哥哥。




就算如此他还是毕业了,好奇心的驱使下让他不由得靠近了他的竹马想要一探对方的实力——波风面麻在和宇智波佐助一起入学之后,嗯或者是之前就像完全变了个人。
完完全全把自己封闭起来,再也没能透露过自己的真心。

“面麻面麻!”
“吵死了。”
“面麻你的排名是多少啊?”
“3位。”
说罢,波风面麻的脸上闪现了一丝狠意,表情扭曲狰狞。

“面麻?”
波风面麻一拳砸在木桌上,桌子因此从中裂开了一道缝。他像是不甘心的低骂了一句“可恶!”,然后不理会宇智波佐助,转身离开。

背后波风的族徽看上去是那么的刺眼。





宇智波佐助用脚趾头想都知道面麻一定又是独自一人跑到那片小树林修行去了——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他的确是跟踪过面麻几次。

波风面麻修行起来可以认真到连命都不要。他依旧记得联系扔置苦无的时候明明已经体力不支却还再咬牙勉强,一不留神甩了出去苦无滑了一个诡异的弧度绕过树桩子竟然朝着面麻自己飞了过去。

要不是他宇智波佐助飞身出去把人扑倒,那枚苦无早就会不偏不倚刺中面麻的心脏。

“你这么想死吗!!!!!!”
宇智波佐助发现自己那时的心跳是多么快,好似全身的血液都在倒流。他生平第一次感到恐惧与愤怒,在这样磅礴的情感催促下让他根本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嗓门,朝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还没反应过来的波风面麻怒吼。

宇智波佐助带着心有余悸的喘息,自己的眼眶周围像被灼烧一般滚烫的不像话——但他也没那个闲功夫去管这些。

只见波风面麻稍微吃惊的表情转瞬即逝,推开宇智波佐助的肩膀爬起来。他难得的没有用武力揍飞眼前的人或者是冷嘲热讽。

“对不起。”
他说。

宇智波佐助和波风面麻交情说好也不好。
但他就是能听出来。
在这句对不起的背后到底揉杂着多少复杂的,那时的他根本了解不了的东西。




-
他们第七班的上忍是一个明明查克拉量少的可怜却还是一天到晚叫着“青春”和“热血”的白毛极品。

在最初的时候他像例行公事一样要求各自做自我介绍。
宇智波佐助还记得他当时对着满脸鼓励笑容的白发上忍说自己的梦想是做个自由人;接着到了春野樱,她说的吞吞吐吐,没有个前言后语——却可以从她的视线里可以看出她窥探着和他一样黑发的竹马。

就在其余三个人都做了潦草的自我介绍后,到了波风面麻。
他维持着和一开始一模一样的坐姿,不知道在想什么,直到在春野樱的小声提醒下才回过神。


“波风面麻,12岁。没有什么特别讨厌的,也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至于梦想……”
宇智波佐助蓦地竖起耳朵,他对面麻的梦想什么的还是很有兴趣的。毕竟认识那么多年了他对这方面的情报却一概不通。

波风面麻顿了好久,旗木卡卡西和春野樱的兴趣也一起被吊了上来,瞪大眼睛盯着面麻仿佛这样就能把他的心洞穿知晓
里面的一切活动一样。


“梦想对于我而言也没什么兴趣。如果非要说的话,那也一定是一个不好的梦想。”

“啊呀呀面麻啊梦想怎么会是不好的呢你还处在一个青春正值热血的年纪啊……!”
“是啊是啊卡卡西老师说的对,面麻的梦想一定很伟大说出来好好和我们分享嘛!”

旗木卡卡西和春野樱变着法儿的想从波风面麻嘴里再套出来什么有用的情报,但只有宇智波佐助知道,当面麻不想说的时候,那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说出口的了。

不同于那两人,他坐在一旁,自己揣测着面麻话里的深意。

评论
热度 ( 58 )
  1. 洋洋碳酸豆奶 转载了此文字

© 洋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