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王者荣耀(番外——下雨了)
图片是女主现在在峡谷的样子,比例依旧不对,依旧懒得上色。手很奇怪,因为是戴了手套,外加我不会画手。
——————————————
番外——下雨了
来到王者大陆已经有段时间吧,离开了手机上的电子日历,我对时间和日期的概念已经有些模糊了,也就在有需要的时候朝很少离手的书(“书”就是那本书的名字)上瞥一眼。
为了方便大家称呼,子休给我拟了个字——非也,说是世上似是而非的事情很多,顺其自然就好。,子休是稷下的贤者,说的话必然是有道理的,我便点头应下了。
我现在正躺在峡谷野区的草丛里,书被随意的扔在一边。看天,应该是快要下雨了,风吹的树叶和草丛“刷刷” 响,不过没事,实验证明,书是不会淋湿的。
夜晚没有什么人来峡谷,也就没人么人知道晚上的峡谷其实很美。头顶上是散发着微光的星海,掠过草丛还会惊起一片萤火虫。这些在那个电子信息时代,是看不见的。可惜,今晚乌云盖顶,没有星星,更没有萤火虫。
雨已经开始下了。
我其实很羡慕西汉三个和太白,他们四个平日里打打闹闹,感情确是很要好的,对于可以说突然到来的太白,刘季明面上调侃着“重言有了太白兄,眼里都看不见我这个君主和子房了”,但其实他和子房都是很关心的。记得有一次李白喝醉了酒,在长安街上当众说什么“狄仁杰你头上的一撮绿,是不是元芳给你染的啊”,是路过的刘季拦住了拿着令牌的狄怀英和拿着飞轮的元芳,然后子房通知了同在长安的韩将军领走了太白。
雨打在身上,有些凉凉的。
只凭着王者荣耀短小的背景故事,我很难判断出子休和越人是在什么样的境况下正式相遇的,也很难想象到子休看着那个曾经在梦境中治疗过他的孩子被最亲的师傅追杀,濒死之际闯入朝歌遗址时内心的波澜。但我大概是知道子休于越人,是唯一一个能使他对这个世界怀有善意的人了。
他们于彼此,都是最特别的存在,我时常也会想,我的出现,是不是算打扰了他们的生活。
头顶的雨突然停了。
“回去吧,女孩子少淋雨。”
是越人的声音。
我直起身子,背后站着执着一把伞的越人和坐在鲲上的子休。
被发现了啊,我讪讪地摸了摸鼻子。
看着子休比以往更频繁的哈欠,我突然觉得有些愧疚。子休曾经身负重伤,,只能依靠梦境之力治疗(参考《唯君可医》),在遇见越人后虽然得以治愈,但还是留下了嗜睡的习惯。找了我那么久,怕是中途都没能睡上一觉吧。
还有越人,匆忙之下连出门必不可少的围巾都忘了围上。再看看自己脖子上已经被打湿了的同样是暗红色的围巾,之前还吐槽天美给自己的这个设定,现在一对比,顿时有了一种自己很没良心的感觉。
回去的时候,三个人挤在一条鲲上,也幸亏鲲的体积可大可小,不然他会被压坏的吧。
越人的伞只能堪堪遮下二人。借着子休身边灵蝶的微光,我看见了他从发梢上滚下的水珠。
“阿缓……”子休的声音带了点担忧。
“无碍。”声音一如既往地冷静。
啧啧,这恋爱的酸臭味。
抬了抬手,手中的书页散开,正好挡住了雨伞遮不到的地方。
我撇了撇嘴:“别看我,你要是淋出病了,子休铁定要对我一顿说教。”
“最今天挺热的,可惜这里没有卖冰淇淋之类的,要不明天准备了材料,让昭君姐姐帮我冻一冻怎么样啊。”
“女孩子要少吃冰的。”子休显得很无奈。
“嘁,不愧是cp啊,说话都那么像。才不管呢,我就是要吃。”
后脑遭受了一个来自越人的暴栗:“休要胡闹,怎么和长辈说话的。”
离开峡谷已经有些距离了,想必是快到家了吧。
————————————————————

总感觉番外才是正文
总的来说就是被狗粮喂出中二病的故事
——————————————
在学校晚自习的时候写了两首诗,也没什么文采可言的

子规夜半犹哀啼,
休道闻者不悲泣。
越过山峦寻寻觅,
人言何处故国思。
————————————
重峦山川遥相望,
言辞难道长相想。
太行山脉不觉长,
白首更待和团圆。
————————————
@荻茨貓二 你要的西汉组出场了,虽然只有一段,还不快点夸我一下•̀∀•́

评论 ( 3 )
热度 ( 7 )

© 洋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