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定是玩了个假的王者荣耀(1)

1.来自弄要的药鱼
  小生现在很方,真的很方。
看着眼前嘴角已经勾起笑容,可是周身完完全全散发着冷气,眼神里完完全全写着“你可以去死一死”了的某神医,小生内心是崩溃的。神医大大,小生没有勾引你媳妇儿啊,小生可以解释的,求先别毒死我啊。
  事情是这样的。
  今天早上,睡得迷迷糊糊的我去摸床边的抱枕,摸到了什么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抱在了怀里。噫,等等,这个抱枕怎么是温的嘞?_?
  “唔,越人,再让我睡会儿……”
  wait,wait,这个声音!!!
  我一下子睁开了眼睛,身边躺着一个人,蓝色的发丝,柔顺的刘海遮住了一只眼睛,纤长的睫毛轻轻地扇动(这些形容词来源自某篇也许我不知名的言情小说)。我甩了甩头发,重新躺了回去。恩 小生一定是在做梦,不然怎么会看见自己本命庄周躺在自己旁边呢(原谅我智商虽然高,然而思维总和智商不在一个频道)。恩,反正是做梦,这个便宜不占白不占。我习惯性的蹭了蹭手上的抱枕,but笑声忘了自己手里的根本不是什么抱枕!
  “子休,你……”推门而入的秦缓僵住了,看到的就是小生楼这子休,头还搁在他脖子边。然后,就发生了开头那一幕。
  “嘤嘤嘤,神医大大,你听小生解释啊,虽然我是很喜欢子休,虽然我们好像是同床共枕了那么一会会儿,虽然我好像是占了他那么一点点便宜,虽然……”看着面前秦越人越来越黑的脸,小生识趣地选择了闭嘴。
  为了自己的小命,机智如我决定转移话题。
  “小神医,你是怎么进来的。”
  “你门锁坏了。”
  “我知道,但是大门的门锁没坏。”
  “窗户。”
  呵呵,好的,我知道了,昨晚忘关窗了。呵呵,很好,这很扁鹊。
  “窗户没关你就能走窗户了么,你这是私闯民宅你造么。”小生很生气,后果可也是很严重的。
  “不进来谁知到你们会发生什么。”冷笑。
  怎么又绕回了这个话题啊,摔┻━┻︵╰(‵□′)╯︵┻━┻
  就在这种危急关头,小生亲耐的子休缓缓挪到秦缓身边,拽住他的围巾角,睁大了鲜少睁开的眼睛:“越人,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们真的没有什么。”
  哦,呵呵,原来你是这样的庄子休,说好的沉重睿智的贤者大人呢,你们稷下三贤者都是这个德行么,牺牲色相什么的,子休你真是太…………太,太舍己为人了啊。
  看着已经缓和了脸色的秦缓,我都不造是该高兴自己不用真的去死一死了,还是该伤心自己本命最爱的不是自己(容作者我提醒一句,你们才刚认识了多久啊)。不过没关系,小生只要看你幸福就好啦(ฅ>ω<*ฅ)
  正沉迷于脑补无法自拔的小生没有注意到药鱼二人看着自己傻笑的模样时,关爱傻子的眼神。

小剧场
某年某月某日
某时某分某秒
韩跳跳:扁鹊
小生:子休的!
韩跳跳:庄周
小生:我的……咦,背后怎么有杀气
转身,身后是一脸微笑的秦缓
秦越人:哦,子休是你的?
小生╭(°A°`)╮:不不不,我是开玩笑的。
以下场景太过暴力,已屏蔽。

评论 ( 16 )
热度 ( 50 )

© 洋洋 | Powered by LOFTER